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明星偶像  »  爱才女人曹曦文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爱才女人曹曦文
简单却不失格调的衣着,温婉的语调,清亮的眼神与时而因微笑而上翘的嘴 唇迅速勾勒成传说中的曹曦文,「岩女郎」   曹曦文出道以来也饰演过很多角色,不管是《五星大饭店》中饰演的杨悦还 是《香港姊妹》中饰演的朱秀玲,曹曦文的演技毋庸置疑!如大多数女演员坎坷 的出道经曆一样,曹曦文虽然出身在一个家底殷实的家庭,但还是曆经坎坷,才 走到了当下这一步,陪投资人上床、被「寇老师」   扒光猪,……对她而言,最难忘的是和陈思成的一段情……曹曦文和陈思成 的交往始于2008年中,但最终因为女方的逼婚,让他选择了和其分手,分手 的原因其实很简单,没得到女人的第一次,他下不了决心让自己爱她一辈子。   即使在分手之时,他们还好好的来了次床第之欢,足以充分说明了陈思成的 风流本色对曹曦文而言,她喜欢这个男人的帅、她喜欢这个男人的坏,更觉得这 个男人有才,所以她是如此的不希望和他分手,哪怕没有名分。   但家 人恰在此刻给她推荐了一个与她家族有生意往来的台湾富商,男人虽 然年纪大了一点,但他完全可以用金钱来随心所欲的挑选女人。   虽然曹曦文是如此的喜欢这个坏坏的男人,但最终没能得到男人承诺的她最 终还是下定决心去随了家人的心愿!即使即将分手,男人已经打点好行囊準备搬 出他们的同居之地,从一开始就做出种种倒贴行动的曹曦文也乐于让这位自己喜 欢的多才的帅哥好好的再肏自己一回,毕竟让一个人见人爱的帅哥肏上一回也不 是每个女人都能享受的福利,,她自然想最大限度的利用好这个福利!「你今天 就要走了?」   曹曦文眼含深情地问着,她此刻穿着淡青色的紧身服,凹凸有致的曲线诱惑 而清晰的展现了出来,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脑后。   陈思成依然像往常一样毫无顾忌的瞄着女人的胸部,说:「是,今天下午的 飞机要赶到横店去了!」   「这一走,不知道何年何月再能相见!……其实我们今天还有点时间」,曹 曦文的语气带着一丝伤感,柔软的娇躯靠到陈思成的身上,于是陈思成搂住她顺 势倒在床上。   曹曦文「嘤咛」   一声娇吟,就像身体 的情欲总闸被拧开了,俏脸烧得似火一般又烫又红, 死死的抵在了陈思成宽厚的胸膛上摩擦,温热的呼吸喷洒在结实的肌肉上,带着 一股清新好闻的醉人气息。   陈思成抓住了曹曦文的双肩,伸嘴凑到了那白嫩光滑的脸蛋上,肆意而温柔 的用热吻印满了她的麵颊。   「嗯……嗯嗯……唔……」   曹曦文的双唇无意识的微微颤动,秀眸中散发出既朦胧又狂野的光芒,双臂 环绕在陈思成的脑后,紧紧的绞住了他的脖子,似乎生怕他会突然长身而去,让 这心动的感觉和沸腾的爱欲一起不翼而飞。   陈思成当然知道,那翕动的红唇代表着什幺样的邀请。   他低下头,似蜻蜓点水般在她唇上一碰,就在她热烈而多情的反应时,他却 故意扭开了头,把嘴移到了她细嫩的耳珠上,用牙齿轻轻的咬住。   「你……你这个……大坏蛋……」   曹曦文还像往常一样,很快被男人挑逗到难受得连话都说不完整了,耳珠上 传来了的感觉是那样销魂,更加触发了她身体的渴望。   她的腰肢款摆着,身体迎合着,鼻端 若有若无的发出了细微的呻吟声…… 就在她焦急的浑身颤抖时,那个可恶的男人终于捧起了她的俏脸,眼看着他带着 一脸坏笑,逐寸逐寸的凑近自己的檀口,她迎了上去,「啪」   的一声脆响,陈思成吻住了她的双唇,舌头朝前一顶,探进了温暖芬芳的口 腔 ,像是灵活的蛇儿般卷住了她的丁香小舌,开始咂取着香甜的津液。   曹曦文的身子一下子瘫软了,深深的陶醉在了这纵情的热吻中。   她的脑海 什幺念头都没有了,只觉得对方的唇舌还是如往常那幺霸道而厉 害,直吻得她娇喘连连,全身滚烫,险些晕死在他的怀抱 。   等到这个长吻终于结束,她才意犹未尽的睁开秀目,这时候她突然发现,自 己不知什幺时候已变得完全赤裸!「嗯……」   曹曦文再次呻吟一声,将双峰往上挺起,陈思成贪婪的舔了舔嘴唇,双掌轻 柔的覆盖到了乳房上,富有弹性的双峰,在他大手的推压挤弄下,变幻出了各种 各样的形状,可是他的掌心却始终略略的悬空,故意不去触碰那两粒葡萄般诱人 的乳头。   曹曦文的娇躯如水蛇般不停的扭动着,俏脸红扑扑的,就像是擦了最亮丽的 胭脂,眉梢眼角间洋溢着浓浓的春意,可是,不论她怎样努力的挺身相就,却始 终没有办法得到充实的满足。   发硬的乳尖更是奇痒无比,难以忍受的空虚感令她放弃了所有的矜持。   「喂……喂……思成,你为……为什幺……还不来……」   她恨恨的在他肩部咬了一口,美丽的俏脸上忽然露出了种软弱的神色,低声 哀恳道:「算我……求你了好不好?快……快点嘛……」   陈思成见她急的可爱,肚 暗暗发笑,有心撩拨道:「快点什幺?你不把话 说明白,我又怎幺能知道?」   曹曦文差一点把他踢下床去,羞怒道:「你……你明明知道的……还要…… 还要戏弄人家……」   「说呀,你要我做什幺?说了我马上就如你所愿!」   陈思成目光灼灼的望着她,眼神中焕发出只有征服者才具有的强大自信。   曹曦文再也无法抵挡那痒到骨子 的销魂感觉了,她咬了咬口唇,用劲全身 力气叫了出来:「我要……我要你狠狠的抱紧我,亲亲我的奶子!你……你这个 王八蛋听明白了没有……」   相处这幺久,第一次听到她居然会口不择言的骂起了人,陈思成险些儿笑出 声来。   他缓了缓气,一本正经的道:「听明白了,遵命!」   话音未落,他的大嘴已经拱上了女人挺拔的乳峰,一下子就把粉嫩的乳头吞 了进去。   曹曦文舒服的脑中一晕,整个人都要飘了起来,她勾住陈思成的脖子,拼命 的把他的头压向自己的胸膛,体会着温湿的舌尖舔弄在敏感乳头上的快感,奇怪 的是,在短暂的欢欣后,她心 的空虚感不但没有得到解脱,反而燃烧得更加旺 盛了!于是,她情不自禁的翘起双腿,主动的环跨在了陈思成的腰上,雪白浑圆 的粉臀也大胆的向上探索着、迎合着、抖动着。   突然,她的大腿根部微微一顿,竟撞到了一个火热粗大的东西──那东西早 就一柱擎天的竖了起来,正虎视眈眈的欲破门而入。   「噢……好……好烫呀……」   陈思成嘴巴离开了已被口水濡湿的乳峰,沿着她纤细的腰肢滑下,经过平坦 柔软的小腹,义无返顾的探进了双腿之间的隆起处。   只见一蓬稀疏却细长的阴毛,整整齐齐的遮掩住了紧窄的肉缝,星星点点的 露珠,正如花蜜般散布在穴口四周。   当他的手指拨开芳草,直接的按在了那珍珠似的小肉核上时,曹曦文「啊─ ─」   的一声娇呼,身子一颤,一股温热的汁水从洞口淌了出来,缓缓的流到了股 缝间。   「小骚屄,你竟然这幺快就泄了身子!」   陈思成麵带嘲弄的哈哈大笑,用掌心掬了点儿汁水,径直的送到了曹曦文麵 前,作势要抖在她的脸上。   曹曦文耳根都红透了,眼看着那亮晶晶的糜乱淫汁闪闪的映射着阳光,没来 由的心中又是一蕩,下体更加的湿了。   「好啦,不戏弄你了,让哥哥再肏你一次。」   陈思成抓住了她的双腿,用力地往上一提,霎时就把她整个阴户都暴露在了 朗朗乾坤下。   「哦……」   曹曦文喘息呻吟着,一双白嫩的美腿被迫高高 了起来,渐渐的又向后弯折 ,膝盖几乎贴到了自己的乳峰上。   猛然间感到胯下一酥,一根粗大发烫的肉棍已划开了她的两片肉瓣,一寸寸 的向屄腔的纵深处挺进。   「噢……啊啊啊……」   曹曦文舒畅地大声浪吟起来。   「哧──」   的一下轻响,陈思成虎腰一送,就将鸡巴尽根刺入了她的屄腔,随即开始了 由缓至快、由轻至重的抽送。   曹曦文只觉得每一下冲刺都深深的顶到了尽头,简直像是要把她娇小的身子 给贯穿,彷佛带着一种梦寐以求的充实感。   正是这样的感觉,使她慢慢的跟上了节奏,不自觉的摇臀缩腰,使对方能够 更加方便的享用她的娇躯。   「嗯嗯……噢……唔唔……啊啊……噢噢噢……」   快感就像海潮一样,一波波的冲击着她的肉体、她的思维、她的情绪。   她扔下了所有的自尊和羞涩,压抑而销魂的吟唱起来,灵魂儿早已飞上了九 重天外,并且还在不断的向上升……室内,男子粗重的呼吸声,和女子动情的浪 叫声,是那幺和谐自然的交织在一起,组成了人世间最好听的乐章。   当曹曦文再一次泄出了身子时,那温热的暖流急剧的浇灌在了陈思成的鸡巴 的端。   一直抑製的快感终于决堤了,他猛地把鸡巴捅到了紧密花逕的最深处,任凭 狂涌而出的精液尽情的喷洒,尽情的爆发……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时,淩乱不堪 的床上,曹曦文的俏脸上红晕未褪,温暖的胴体依然亲密的缠在陈思成的身上。   她的双目中隐含着茫然之色,突然轻轻的歎了一口气,彷佛有着很重的心事 。   「曦文……」   陈思成听到她的歎息,不禁动情地呼唤了一声。   「吧嗒……」   一滴眼泪从曹曦文眼角滴落下来,「从此不再相见!」   她就说了这幺六个字,然后爬起来拾起自己的衣服一丝不挂走出去,跑到浴 室将门一关。   听到浴室传来的关门声,陈思成此刻也歎息一声,在这人生长河中,俩人注 定只是这短暂的交集,强迫不了,也改变不了,但愿曹曦文能够幸福。   陈思成在心 默默祝福着这个和自己有过一段时间床第之欢的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