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都市生活 / 为什幺我要当人家的情妇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都市生活 / 为什幺我要当人家的情妇
(1)我的名字叫做美娟,今年二十三岁,未婚,留着一缕过肩长髮,身裁极好,常自比为徐若宣的身段,尤其是展露笑容时更是像得没话说,在三重市某国小教书。照道理来说︰为人师表者,怎可以当人家的第三者呢?其实我也不想,从师院就读以来,人家便一直抱着传统的礼教自持,对于破坏家庭的第三者一向嗤之以鼻,怎奈自己会有今日的遭遇呢?刚进这所学校,第一个有深入接触的便是他,教务主任。他39岁,已婚,有三个小孩;他很热沈,带着我认识学校,并且直夸我秀外慧中,非常有灵气,听得人家飘飘然的。第二天他还很客气的顺路载我回家,并且参观他的绘画工作室,真使我受宠若惊。后来我便成为他工作室中的常客,人家也蛮喜欢那儿的艺术气息,总是流连忘返,并且对主任的好感与日具增。三周后的一个下午,我们又藉故翘班,回到他的工作室作画,美娟我这几周来受主任的薰陶,也渐渐能画出像样点的画作了。那天他特别温柔体贴,还準备了一个高高脚杯香滨,我们一边聊一边饮用,非常融洽。如此大概过了二十分钟,人家开始觉得头有些晕,视线开始模糊起来,茫茫然中我觉得有一双手从背后搂着我的细腰,右手从上衣下面往上伸,抚摸我的乳房,左手竟伸探进人家的牛仔裤中,揉着人家的下体。这使得处女的我招架不住,整个人便摊软在他的怀里,任凭主任亲吻我的小嘴、脖颈、再往下解开上衣,亲吻人家的乳房,舌尖滑过人家的乳头、肚脐、小腹……「嗯~嗯~」我开始有了感觉。他的技术很好,脱光我的衣物后,几乎舔遍了我的全身,尤其是当他每一舔到人家的阴和阴核时,人家便抽抖动了一下,在梦呓中︰「嗯~嗯~主任,不可以……」「不可以~不可以~啊~~」然后我感觉到下体好像有异物插了进来,刚开始是轻轻的,只在门口撕磨,浅浅的伸进来,再逐渐加深,后来猛力一冲,我叫了出来︰「啊呀!!好痛!」「嗯~嗯~啊阿~~~」疼痛伴随着快感,人家开始恢复些许知觉,抓着主任的裸露的胸膛︰「不要啊呀!好痛!」主任不理会我的哀求,一直在我身上又是揉又是抓,他的阴茎不停的进出我的下体,直到15分钟后,他洩了出来,才让我喘一口气。回过神以后,我无力的穿着我的衣服,主任很温柔的对待我,轻吻我的额头说︰「美娟,我真的很喜欢你,真的,所以才会做出这种糊涂事。」当下我的感觉是︰男人好像都是这样,像极了电视剧中的台词。在充满羞愧之余,儘管人家对主任也有些好感,但是无法原谅他,他是有妻室的人,怎幺可以这样,做这种不负责的事来?!我的外表虽然柔弱,但是我的个性却带点遗传性的好强,我在内心决定︰我要报复,给主任一个难以抹灭的惩罚!!(2)週三下午,学校没课,他约我到阳明山梦幻湖踏青。男人大多如此,只要上过床的女性便不再对她尊重,这我从他在上山的过程中得到验证。一路上,他一直抚摸人家的大腿,大概我穿着紧身窄裙的关係吧,白皙的皮肤、纤细匀称的曲线,一直吸引着他,我还看到主任胯下鼓鼓的,里面的宝贝弹之欲出。到了梦幻湖,因为不是假日,游客稀少,他揽着我的腰,边走边聊。人家其实也蛮喜欢跟他聊天的,因为他很幽默,常逗得人家哈哈笑不合拢,而且更重要的,不是一般肤浅的男人,只会逗女人开心而已,他常会畅谈他专精的领域︰美术,美娟从他那儿得到不少启发。不过今天上山来,主任似乎不是真的来踏青,到了山顶,他便把人家拉到了树丛中,开始亲吻我的双唇,顺着耳朵、粉颈……两手同时拉下我下着的窄裙与粉红内裤,中指很有技巧的轻触人家的阴核,由慢而快,他每点一下,我的快感神经便抽动一下。女人的快感不一定要用抽插来磨擦阴道壁才能达成,阴核的抚爱,更能使女人高潮,开始时要温柔轻触,逐渐加重力道,最后快速揉动……Sorry,教师职业病又犯了。嘻嘻嘻!我的下体被他弄得欲罢不能,另一手则绕着我的乳头打转爱抚。「啊啊!……主任我爱你!人家受不了,主任你好棒!」他看时机成熟了,便拉开裤裆拉炼,一根庞然具根弹出来,「哇~~主任,你的好大喔!」主任露出得意的笑容。我双手扶着树干,他便从我后面猛力插了进来,我遭这猛然的一插,两脚差点站不稳。「哇!!哇哇~~~~」因为是在山林,可以变化的姿势不多,我被他干了大约十分钟便洩了出来,阴道壁不断收缩、抽搐。他把我转过身来,示意要我蹲下去帮他做口交,我觉得有些呕心,一支充满血筋的肉棒,龟头胀大通红,闻起来有些鹹腥。我本来想拒绝他,但刻不容缓,他已把阴茎塞进我的小嘴,有些快喘不气来,一进一出的,他教我要让男人也快感的话,用舌头舔龟头边的凸出部分,愈快速男人愈爽,我只得照做。约莫过了五分钟,主任把我扶起来,并且帮我温柔的穿好衣服。我说︰「主任,你还没有出来呢!」他说︰「其实男人不一定要出来才有快感,像我,看着我的女人一副欲仙欲死的样子,便有很大的满足感,不必像年轻气盛的小伙子,只求一洩,女人的感觉对中年男人来说,更重要喔!」我听得一愣一愣的,不觉地又佩服起他来,不过嘴里面还是撒娇一下︰「主任,你好坏!」在心中又帮他加了几分。